りん🍎

双黑太中不拆
(非R18中太友情向太中芥可接受)
※沉迷双黑 cp洁癖注意
B站号りん0429、是个废话博主慎关

太好康了呜呜呜我要把帽子捧在手里藏在心里去爱她呜呜呜!!!! 小精灵!!为森莫大镰刀就让我想起Zack2333!我jio的小精灵什么的太可爱了呜呜呜

太宰「是哪个小精灵在说话啊」然而你的小精灵就在你身边!靠!(感觉和小怪物一样甜)

金蔷薇の庭:

一个迟到了很久的生贺 @りん🍎 哈哈哈万圣节早就过去了……
过程丟b站了: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35453246

@漂流瓶与豌豆荚 非说这样坐肩膀中也就是小精灵一样的存在了,哎呀,所以太宰不是一天到晚叫他“妖精”么,不就是小精灵么!
太宰:没见过这么重的小精灵!

我永恒的灵魂,注视着你的心,纵使白昼如焚,黑夜孤寂。

——兰波《地狱一季》


茶颜怎么这么好这么好呜呜呜我太爱茶了呜呜呜不知道说什么!一打开盒子就是扑面而来的香水味儿、感觉就是女孩子送的东西(我的从来没有orz

然后我就康见吧唧小挂件和茶茶画的东西呜呜呜太好看了!

我好喜欢茶茶的画!!!!呜呜呜

还有灯打开之后真的超好看!收到这么一大个惊喜我真的太开心了!

遇见茶是太好的事情了呜呜呜

我想要吹爆她、她和鹤见一样、画画那么好看人那么美那么可爱而且性格很好呜呜呜、我怎么会有那么幸运遇到了这群人!


希望我十二月也可以给她带去感动和惊喜呜呜呜!


谢谢茶茶ww我好爱你♥︎ @–不完全反应– 


雙黑太中 橫濱普通愛情故事

希望像这样的太宰守护中也一样

像中也这样陪伴太宰一样

我们彼此相互牵挂羁绊吧……♥︎

紅蓮之女:

*已交往前提


*口是心非宰


*瞎寫瞎寫瞎寫抱歉我沒寫出我真正想寫的日常帶偏主構


*世界超級無敵咕咕拖延給我的塑料姐妹 @りん🍎 çš„生賀






太宰治跟中原中也交往後變了許多。




但倒也不是變成乖巧貼心省心省事的最佳男友,太宰治該自殺歸自殺,該調戲小姐姐調戲的風生水起,該裝瘋賣傻不遺餘力,一如往常地浪費繃帶——唯獨與中原中也交往後變著花樣,想盡辦法要中原不熬夜不抽煙不喝酒;最先開始是煙,中原煙癮極大,他這種幹特殊行業殺人放火的極惡之人就連出門買個菜都要隨時要留意背後,以免冤家提刀上門找他算帳——這樣他可要沾著一身血回去了,這可不好,要髒了家裡那一床上好的被褥了。黑手黨生來就是得像這樣兢兢業業,過於高壓的焦慮總是壓迫著人喘不過氣,許多人選擇靠毒品或尼古丁消愁,但中原中也誰啊,港黑第一體術師兼重力使,鼎鼎大名黑手黨幹部即使夜半被仇家擾了門,照樣披著睡衣開門反手就是一拳。他抽菸不為了求心安,只是微苦的咖啡因剛好合他口味罷了,而自他16歲初嘗尼古丁的癮之後一抽就是5年。


中原中也生的極好,就算連吞雲吐霧之時也顯得優雅無比,拿煙的動作是任何一種能稱得上「性感」的姿勢,別說,太宰治就曾經看中原抽菸看直了雙眼,忍俊不住掐了對方的火星就把人按在牆上親的七葷八素,直到雙唇分離時中原嘴邊還洩出一絲青煙,慵懶的眼神直勾勾盯著太宰治,伸了小腿踢踢對方的要太宰操他趕緊操,不然等會一小時後又要開會了,到時又得急急忙忙地草草結束,搞的像在偷情一般;是的,那時候屬於雙黑的時代中原就已經迷倒史上最年輕的幹部大人了。




中原抽煙一日五根是常態,一星期下來丟掉的菸蒂更是不計其數,一個月下來就要抽掉好幾盒金蝙蝠,多年下來一股清澈的少年音嗓給薰的七暈八素,沙啞又性感,無論唱歌或是叫床都十分合適,偏偏就是這等美聲蠱惑了太宰治。少年時期他天天在中也面前作妖,橘髮的少年不管是暴怒的吼叫還是惡毒的咒罵,都能令太宰感受到自尾椎傳來的顫慄,那似是一種威脅帶來的刺激感,又似是一種莫名的悸動,令他欲罷不能,屢屢觸怒自家搭檔只為一次次感受那不清不明的情愫;甚至到了現在,有時他閉著眼聽中原講電話談公事,心裡都會湧起一股詭異的滿足感,這個當初把他心神攪的一踏糊塗的夜鶯,終究還是落到了自己手中,就算他是男人那又怎麼樣呢?擁有湛藍眼眸、媚惑嗓音、刀子嘴豆腐心的彆扭性格、強大無比但沒有他就無法全力作戰……好巧不巧,這些他愛的要死的特質卻出現在了他最討厭的人身上,那還能怎麼辦?他根本就是非自願愛上了中原中也。




太宰自我安慰道,喜歡上一只煙酒不離手的暴躁蛞蝓可不是什麼難為情的事,甚至,他還想跟這只軟體動物糾纏不清一生一世——好吧,他得承認這個想法是過於噁心了,換作是黑手黨時期的自己絕對不會有這樣的想法,想守護什麼人或愛上什麼人對他來說是原本是天方夜譚,而讓他有如此轉變還是要感謝偵探社的同夥;織田作死之後他踏入了光明的一方,他所屬的地方有友情、信賴、憧憬、搭檔,他能在咖啡廳與小姐門調情順道坑一把現任搭檔,隨後吐著舌頭帶上後輩從後門開溜,伴隨國木田的咒罵跟敦可憐兮兮的哀求聲中太宰在明媚的陽光下奔跑著,他首當其中跑在最前頭,後輩緊跟在後,暴怒的國木田對著他們大呼小叫,在這樣的氛圍中太宰久違的笑了起來,不是虛偽的假笑或冷酷的微笑,是發自內心的快樂,身在光明當中的他,也許也有了一點點的轉變,類似滾雪球效應般,慢慢的他有了想守護的東西,學會如何溫柔,學會如何愛人,他褪去一身鋒芒,確確實實的開始他的人間實習,若說港黑的他是人間失格,那現在的他是人間重修,像是初生的嬰孩,他在學習萬物間的一切悲歡離合。




他與中原剛交往的時候,雙方確實有些不自在,「搭檔」至「仇家」到「戀人」,兄弟情、怨氣、愛情,這樣的轉變之中肯定有什麼說不清道不明的情愫在裡頭。他們都是刀尖上舔血的人,有朋友或任何親近的對象都是極其珍貴的,誰也不知道下一秒身邊的人會不會就被一槍崩了或意外死亡,戀愛更是不可能,但偏偏世間最惡雙人組居然有了心上人——而且還是互相討厭的彼此,如此柔軟美好的事物本不該出現在他們身上的。新的關係,新的開始,他們都在學習放下刀刃槍械,試圖了解普通人的戀愛,愛人或被愛,這個極其困難的課題成功刁難了無所不能的雙黑;太宰治還行,他受過一段光明的洗禮,學得比中原快,於是就順道連著中原的份一起——牽手、親吻、擁抱,他開始樂衷於對個子矮小的戀人做這種事兒,看著他不知所措的有趣反應,只覺得心臟又狠狠跳了一下,奇了怪了,中也原本有這麼討人喜歡嗎?不然他怎麼又想吻他了呢?


他向偵探社第一名偵探認真的提出這個問題,剛巧被旁邊的與謝野晶子聽的一清二楚,正值戀愛妙齡的晶子小姐一抿嘴,拍著桌子笑的毫無形象,太宰啊,你怎麼會問這麼蠢的問題?這可不像那個冷靜理性的太宰先生會煩惱的問題啊,她眼角還掛著一丁點淚,可見她笑的多酣暢淋漓,纖細的手指指向高挑的黑髮青年,鄭重其事的宣布:你啊,愛上那個人了吧;不只是侷限在喜歡的範疇--那太膚淺了,你想擁抱他、吻他、獨佔他、好好守護他、想他好好的,這樣才能伴你入土,這種執念可不是佔有慾,那是希望,是祈願。與謝野微笑,我沒猜錯的話,那個矮子先生應該就是這個問題的根源了吧?




啊啊,太宰少見的沒有否認,他拖著下巴,棕色的雙眸明晃晃的透著柔軟的光,他像是嘆息、像是饜足的瞇起眼,嘴角不自覺的微微翹起,我原本沒打算承認的。他說。






-end






想說的已經說過了


愛凜




同時這句話僅獻給所有列表


我們還有很長久的未來啊。

六十八话



立原是猎犬第五人,潜入搜查官。 

而且是那个金属操作者的弟弟……潜入港黑来复仇。

一月号附录是扇子!!

六十八话


⚠️生肉注意!完全剧透注意

呜呜呜芬恩恩我永远喜欢芬恩恩!!等我有时间了给你寄小礼物呜呜呜!

这个太甜了呜呜呜、嘴上说着嫌弃还是搂着中也怕他摔跤呜呜呜ww太宰只有和中也在一起、对中也说话的时候才是展现所有的温柔。

芬恩恩的线条画风什么的我好喜欢!!!超喜欢啊、这种流畅的线条真的太爱了呜呜呜。(画不出来的人真的太羡慕了呜呜呜)

而且芬恩恩的小彩蛋也是超——级可爱!公主抱什么的超少女心可是太宰肯定会被中也踢飞哈哈哈、而且要是中也清醒知道自己被公主抱肯定抓狂的要杀了太宰2333他俩太可爱啦www

所以还是死拖回去好了(什么)


然后!说点骚话(?)真的很感谢红莲、如果不是她我可能都不会认识芬恩恩、都不会和你相遇和你一起连麦打游戏一起熬夜聊天一起沙雕玩闹。

就不会有人主动说给我画画、还在不答应给别人画双黑的前提下给我画了我想要的双黑呜呜呜

还有生贺画了这么一大堆让我太感动了呜呜呜!(这些别让双木看见orz我我我!不是那个意思


可能是因为如期而至的幸运,抑或是积攒收藏的美好,岁月沉淀的这些事物在消磨,换了一次与你相遇的时机。

希望能和你一直在双黑圈走下去。


多的情愫我不知道怎么用言语形容了,我觉得千言万语尽作不言。只要你懂你感受到我传达的感情,就好了。

毕竟文字只是一种表达情感的机器罢了……



谢谢你ww我爱你呀芬恩恩!

帅哥芬恩:

就是 醉酒梗「一方喝醉时另一方会怎么把他送回去呢」
正确答案当然是太宰根本不会送中也回去。(划掉)

彩蛋在第四张!
给凛凛 @りん🍎 画的生贺 超级无敌巨能咕到严重超时了(你好意思说)

【太中/abo】是Alpha就该干Alpha

介于lof有毛病、所以再转一次!呜呜呜芋头我爱你呜呜呜……太感动了!还是要看你时间啊这种小事情不要在意那么多呜呜呜


我要给你大长评!真的很喜欢沙雕文2333尤其是这种小甜段子超级可爱了www


双A当我看见双A我整个人都爆炸了!!双A太合我口味了……明明中也就是个A爆的男人、所有人都奈何不了压制不了他然后这个时候杀出个太宰治!只有太宰治这种人才三秒就能把对方掀翻上了!!这才是爱情嘛www


其实一开始没看清楚太宰和中也不认识的设定、所以明明中也说「你也不错啊」太宰就该反应过来了、后来看懂了才发现!!哦哦哦!!


我特别喜欢这一段:“太宰治忽然有点莫名不爽。明明之前那一晚,那个小矮子湛蓝的眸子里装满了自己。” 这不就是那种占有欲嘛!!


「你是我的狗你的眼里只能有我、而且只允许有我一个人」真的超级甜了、这种小孩子占有欲什么的大好き!


“「喂」中原中也套着黑色皮夹克,随意倚在信号灯灯杆旁,嘴里斜斜的叼了根烟”


这段描写太戳了!这个穿着夹克叼着烟的中也、应该倚着粉红小机车!太帅了靠呜呜呜梦中情人的样子。


沙雕段子写出了剧情我真的好爱啊!联姻啊森先生愣着干嘛呢。你康康你的部下和对面那种暧昧关系还不联姻嘛?横滨的安全就靠你们来守护了啊喂(喂你


还有太宰那种性格抓的太稳了!对啊识破了还去入的迷局只会是他心甘情愿……


污浊需要人间失格这一开关,他们俩像是齿轮环环相扣,在不起眼的地方察觉不到的地方早就连起羁绊。




像是文字工厂,没有过多的言语,甚至只是一面之缘。他们上床、做/爱、亲吻、最多只有对视没有对话,真正传递情感的,有时并不是语言本身,而是语言背后的眼神、表情和真挚的情意。




写不出那种情愫……希望你懂呜呜呜!谢谢你我好爱你!♥︎


喵了个咪:

给凛酱的生日贺文!之前被屏蔽了,可惜了大家的评论和凛的长评,被老福特气哭


平行世界线,欢脱放飞有毒慎入,双黑互不认识设定


 


中原中也第三十六次相亲失败了。


这回他必须得要一个满意的理由。


甜美可爱的Omega女性被逼至墙角,堪堪从身高一米六的alpha出乎意料的威压中透过气来,怯生生地道:“可,可是,您长得太像一个Omega了,而且比我们都好看……”


而且您现在壁咚我的时候,我们几乎是平视的——还是在我微微弯了弯膝盖的情况下。


港黑的前干部大人到底是一个绅士的Alpha,听完这番磕磕巴巴的实话后,仅仅是冷着脸把对方请出了门,还不忘叮嘱开车的部下将其安全地送回家。


可惜另一位现任干部那边就没办法这么简单地交代了。


 


“什么?她居然看不上我们家孩子!是哪个集团董事的女儿?天凉了,让他们破产吧。”


“大姐……”中原中也无奈道,“之前就说好了看双方意愿的,我们不能欺负人家。”“现在是你被欺负啊傻瓜!”尾崎红叶嗔怒道,“你说你到底哪里不好,那么多个Omega,怎么全都瞎了眼!”中原中也想起对方对自己的形容,深觉相亲大业无望,默默别过头嘟哝道:“也不一定非得是Omega啊……”


“什么?”尾崎红叶愣住了。


中原中也:“不您听错了我什么都没说。”


“原来中也是弯的吗?”


“都说了不是啦……”


尾崎红叶一把抱住他:“对不起,都是大姐的错,是大姐没早点意识到,你一个人承担着这一切很辛苦吧……放心,出柜没什么可羞愧的,大姐这就去帮你选选合适的优质Alpha!”


“等等,大姐——”


中原中也收回尔康手。


哦吼,完蛋。


——这下整个港黑都要以为他是弯的了。


没几秒尾崎红叶又打了电话过来:“中也,你喜欢男性alpha还是女性alpha?是男性的话要攻还是要受?”


中原中也捏爆了手机。


 


“顺其自然啦中也先生,有句话怎么说来着,是alpha就该干alpha,只要是上面那个就好啦。况且你这不是找不到合适的Omega嘛。”喝酒的时候立原道造劝说道。


中原中也又闷闷地灌了一大口酒。


广津老爷子拍了拍他的肩,同情地叹了口气:“说来真是不公平,以前港黑也有两个alpha干部,一个体术极差性格恶劣,偏偏模样好嘴巴又甜,勾引Omega小姑娘却只是为了殉情;另一个倒是成熟可靠的很,可惜人生重心直接跃过了另一半,全都放在了收养小孩上。”这下不仅中原中也抬起了头,立原道造也长大了嘴——他们可从没听说过这两人的存在。旁边芥川龙之介低咳了几声,老爷子会意,立即岔开了话题:“很久之前的事了,不提也罢。”中原中也注意到芥川覆在杯子的手背上有几道醒目的红痕,皱了皱眉:“谁弄的,是什么棘手的敌人吗?”芥川用罗生门将伤口包裹起来,摇了摇头,淡淡道:“被猫抓的。”


一只凶了点的大猫而已。老虎也算猫吧……大概。


芥川?猫?中原中也的疑虑更重了:“有困难尽管说,虽然我现在不是干部了,帮你收拾几个不长眼的家伙还不成问题。”芥川本就苍白的脸色更白了:“真的没事,中也先生。”


笑话,为了最后一袋限量版红豆饼和陌生人大打出手的事怎么说得出口。


“芥川君说没事,那就一定没事,他做干部也有一段时间了,中也殿,您就相信他的能力吧。”广津道。“我不是不相信他……”中原中也垂下头,将杯中酒液一饮而尽。


我只是不甘心,不甘心自己就这么隐身幕后,不能站在应敌的前线保护你们。


一杯又一杯。


朦朦胧胧的,手被握住了,耳边传来了这样的话语:“别喝太多了,中也殿,你的伤还没好透……”酒精上头,身体微热,心里无端的烦躁。他摆了摆手:“没事,我去洗把脸。”脑袋昏昏沉沉的,脚步虚浮,走一步都费力。所幸身后伙伴了解他脾性,知道他此刻倔强,只是目送着他走远,并不来扶。


 


中原中也双手撑着洗手台,沉默地望着镜子里的自己。酒精好像还在作用。


看不清。


什么都想不明白。


他知道红叶为他好,大家都想为他早点找个安稳归宿,可他觉得那种平淡的幸福毫无意义。港黑的相救和养育之恩,他认为自己需要用一生去偿还。可是,如果那是大家的愿望的话……


“啊呀,Omega在这种地方喝得烂醉可是很危险的哦。”


轻佻而富有磁性的男声。


中原中也回过头,对上了一双漂亮的鸢色桃花眸——是一个身着驼色风衣的男性Alpha——他的身上有着淡淡的柏图斯红酒味。不,不太一样……真烦人啊,怎么会有人信息素是这种味道……好想多闻一些……


越来越不清醒了。明明以前喝那么多也不会醉。


太宰治不得不扶住这个险些撞进自己怀里的“Omega”,那双湛蓝得没有一丝杂质的倒映着自己小小的脸庞,灯光映入如星辰在闪烁。


他不知道自己信息素的味道,对面前的人而言是多么致命的诱惑。


“是你的话,也不是不可以……”


太宰治听到这句不明所以的发言,心想这Omega真的是醉了,得赶紧丢给他自己在外面的同伴,省得织田作和国木田在他耳边双重唠叨,抱怨他不符合武侦健康向上的ABO价值观。


啧,好看倒是他见过最好看的,难得的对胃口。





晨光初露,太宰治手指拂过枕边alpha长长的眼睫,难得起了些温柔的心思。


——这一定是上天赐予他最适合的殉情人选了。


“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


对方困得几乎睁不开眼,含糊不清地吐了几个字:“……原……也。”


“什么?”太宰治凑近他。


“中原中也。”小矮子不耐烦地回了句,翻过身安稳睡去。


留下一个五雷轰顶的太宰治。


中原中也?!他睡了港黑大名鼎鼎的前干部中原中也?!


一万头草泥马在太宰治心头奔腾而过,甚至手拉手唱起了难忘今宵。


 


太宰治成为港黑历史上最年轻干部的第一天,同为干部的织田作找到他,先是真诚地祝贺他升迁,然后真诚地表达了自己想要跳槽去武侦的想法。他说孩子们都到了要上学的年龄,他不能再过这种刀尖上舔血不见光明的日子,而且港黑工作量太大,他都没有时间陪孩子们好好说话,这样下去孩子们到了青春期会很容易出现心理问题。


那一刻的太宰治也如五雷轰顶。


前几天安吾才跳槽去了政府部门,现在织田作也跳槽的话,岂不意味着工作都落到他头上?而自己的小徒弟已经被压榨到不能再压榨了。


会过劳死的,绝对会过劳死的。


于是他一把揪住织田作衣袖:“武侦还缺人吗?带我一个。”让森先生自己凉凉。


五大干部缺一又跑两,森鸥外的发际线因此疯狂后移。


他明里暗里使了不少手段逼两人回去,后来太宰治懒得再和他博弈,到福泽谕吉那添油加醋地抱怨了几句,社长大人立刻就抱着刀出了门,隔天早上回来淡淡道,解决了,他说这辈子都不想再看到你。


鬼知道这两个首领那天晚上都做了些什么py交易。


总之从此以后井水不犯河水,他不能再惹老狐狸。


 


然而他现在睡了老狐狸最得意的手下。


中原中也他当然听说过,不仅是继织田作之后的最强战力,还是整个港黑的团宠,森鸥外器重他,红叶疼他,部下们爱戴他,虽然不知道为什么退休了,港黑不仅留着他,还到处搜罗Omega跟他相亲。


太宰治越想越心惊,光速穿好衣服就要跑路。


“中也先生,您是在这里吗?”门外传来了熟悉的声音。


我靠这不是广津老爷子吗?!


见没有回应,敲门声越来越急,中原中也眼皮动了动,似是醒来的预兆。


太宰治后退一步,一瞥窗边福至心灵地想到这是二楼。


房门被撞开的那一刻,他正好从窗口跳了下去,成功跑路。


可惜就算他化成灰,广津都能认出来那个当年给自己这把老骨头平添了双倍工作量的背影。


但这不是最重要的。


老爷子望着刚被惊醒一脸状况外脖颈一片青紫吻痕的中原中也,沉默。


该怎么告诉红叶大人这一惨痛的事实才不会被夜叉捅呢?


 


福泽谕吉接到政府委托,指名要他带着国木田、织田作和与谢野前去护卫。前去的路上几人还在疑惑,到底是谁值得他们动这么大的排场。


直到他们见到了坐在沙发上勾着半真半假笑意的森鸥外。


除了国木田,其他三人几乎立刻异口同声:“你把侦探社怎么了!”


之前从未见过森鸥外的国木田:“???”


“别慌,助攻而已,”老狐狸笑眯眯地道,“当然了,我从不做赔本生意。”


与此同时,整个侦探社被黑手党重重包围,一颗柠檬炸弹炸开了门,身裹黑色风衣的芥川龙之介率着众人闯了进来。中岛敦辨清来人,当即大喊一声:“卧槽你不是那天跟我抢限量版红豆饼的罗生萌(没错我是故意的)吗!”


“是芥川龙之介!”黑衣少年吼了回去,瞥了眼从沙发上一跃而起的太宰治,一声令下,“动手,抓活的,也别把其他人弄死了。”


罗生门将四面墙壁重重覆盖,房间顿时陷入一片黑暗,只听得一片混乱的争斗之声。


忽然一个冰冰凉凉的东西架上了脖颈——“跟我们走一趟吧,太宰先生。”芥川银甜美的声音在耳畔响起。


太宰治:“……”


他实在低估了中原中也在港黑的地位,这么多年老狐狸没舍得动他一根手指头,却为了那个小矮子如此大张旗鼓地把他绑回去。


AA有风险,约炮需谨慎。


 


太宰治被锁在行刑队负责拷问的地下室。


芥川二话不说先往他脸上狠狠揍了一拳。太宰治吐出一口血,安慰自己道,应该的应该的,是得要发泄一下被无良老师甩锅工作后的深仇重怨。


然而芥川打完后,只是面无表情地看了广津柳浪一眼,像是在征询意见。“看起来还不够惨。”广津柳浪评价说。于是芥川又控制好力道端端正正给了太宰治胸口一拳。


再次咳出一大口血的太宰治:“……”


“大姐,你带我来这里做什么?”


太宰治闻声抬起头,看到中原中也被尾崎红叶领了进来。“那天那个……人,我们帮你抓到了。你气还没消的话,可以自己动手揍他一顿。”尾崎红叶道。


太宰治险些又是一口老血——大姐,我也是你养大的,偏心可不可以不要这么明显!


然而所有人都装作不认识他的样子。


中原中也在他身前站定,仔细端详了那张脸片刻。“不是他。”广津柳浪提醒道:“您再仔细看看?”“真的不是,我不会看错的。”


在场所有人:“……?”


广津柳浪:老夫特么也绝对不会看错啊!


“放了他吧。”中原中也淡淡说了声,背过身离开了。


 


走出港黑大门的那一刻,太宰治还有点恍惚。这就……完事了?虽然他已经想好了七八种脱身的计策,但中原中也完完全全超出了他的预料之外。而且还说他没认错……


太宰治忽然有点莫名的不快。


明明之前那一晚,那个小矮子湛蓝的眸子里全是自己。


心不在焉地走过几条街,眼前蓦地出现了那个熟悉的身影。“喂。”中原中也套着身黑色皮夹克,随意地倚在信号灯的灯杆旁,嘴里斜斜地叼了根烟。明明是无比放松的姿势,却扑面而来一股alpha威慑力十足的压迫感。


像是随时戒备着的,跃跃欲试的野兽。


太宰治自嘲一笑,他之前是有多眼瞎,居然把这人误认为是一个柔弱的Omega。


“想起来了?”他问。


“太宰治,”中原中也吐出一口烟圈,将烟头踩在脚下,“我当然知道你。”


太宰治一愣。


中原中也笑了笑,即使是那笑容也带着金属般锋利的色泽:“不要小看港黑的前干部啊。”


有意思。太宰治回过神来,微微一笑。“那么,有何贵干?要我对你负责吗?”


“负责?上个床而已,谁在上谁在下凭的是个人本事,尽管你钻了我的空子,那也是你的本事。但是啊,”中原中也走近他,食指比在太宰治前额如一把半扣扳机的枪,“谁干掉谁,那也是凭个人本事。放过你,是因为你是大姐他们的旧识,我不想让他们为难。以后见到我,有多远滚多远。”


他的声音冷冽,眼神也冷得渗人。


怪不得,怪不得。太宰治的嘴角愈发上扬,血液里一度沉寂的恶劣因子狂风般翻卷,若不是中原中也此刻认真得过分,他简直想大笑出来。


老狐狸手里最锋利的一把刀,果然很有意思。


如果把这把刀占为已有的话,他会露出什么样的神情呢?


 


“他是我教出来的学生,喜欢什么样的东西,我当然知道。”森鸥外抵开横在脖颈上的刀刃,笑道。福泽谕吉沉沉地望了他一眼,不动声色地开口:“他们的碰面也是你安排的?”“怎么可能,我不过顺水推舟罢了,这世上没有太宰君识不破的局。”


如果有,也只会是他的心甘情愿。


中原中也作为重力的操纵者,虽然可以作为横滨最强战力,但污浊的损耗实在太大,以至于他上一次强行清醒时受了重伤,不得不辞去干部一职,退居幕后休养。


污浊需要人间失格这一个开关。


“钟塔侍从那边也快动手了,你知道的,这一切都是为了‘三分构想’。你我皆可获益,没有任何一方受到损失。而且说起来,这一开始也是太宰君自己的过失。”


福泽谕吉垂眸,一个漂亮的反手归剑入鞘,算是默许。


“还有啊,你们侦探社那个人虎我看着也不错,和我们家芥川君挺有默契的,不如我们……”


福泽谕吉:“……”



【太中/abo】是Alpha就该干Alpha

等等一下!!!刚点开lof突然就提醒说是贺文呜呜呜天啊啊啊!没迟到没迟到呜呜呜芋头我爱你呜呜呜……太感动了!还是要看你时间啊这种小事情不要在意那么多呜呜呜

我要给你大长评!真的很喜欢沙雕文2333尤其是这种小甜段子超级可爱了www

双A当我看见双A我整个人都爆炸了!!双A太合我口味了……明明中也就是个A爆的男人、所有人都奈何不了压制不了他然后这个时候杀出个太宰治!只有太宰治这种人才三秒就能把对方掀翻上了!!这才是爱情嘛www

其实一开始没看清楚太宰和中也不认识的设定、所以明明中也说「你也不错啊」太宰就该反应过来了、后来看懂了才发现!!哦哦哦!!

我特别喜欢这一段:“太宰治忽然有点莫名不爽。明明之前那一晚,那个小矮子湛蓝的眸子里装满了自己。” 这不就是那种占有欲嘛!!

「你是我的狗你的眼里只能有我、而且只允许有我一个人」真的超级甜了、这种小孩子占有欲什么的大好き!

“「喂」中原中也套着黑色皮夹克,随意倚在信号灯灯杆旁,嘴里斜斜的叼了根烟”

这段描写太戳了!这个穿着夹克叼着烟的中也、应该倚着粉红小机车!太帅了靠呜呜呜梦中情人的样子。

沙雕段子写出了剧情我真的好爱啊!联姻啊森先生愣着干嘛呢。你康康你的部下和对面那种暧昧关系还不联姻嘛?横滨的安全就靠你们来守护了啊喂(喂你

还有太宰那种性格抓的太稳了!对啊识破了还去入的迷局只会是他心甘情愿……

污浊需要人间失格这一开关,他们俩像是齿轮环环相扣,在不起眼的地方察觉不到的地方早就连起羁绊。


像是文字工厂,没有过多的言语,甚至只是一面之缘。他们上床、做/爱、亲吻、最多只有对视没有对话,真正传递情感的,有时并不是语言本身,而是语言背后的眼神、表情和真挚的情意。


写不出那种情愫……希望你懂呜呜呜!谢谢你我好爱你!♥︎

喵了个咪:

给凛酱的生日贺文!从图书馆飞奔回来码字,希望没迟到~ @りん🍎 生日快乐


平行世界线,欢脱放飞有毒慎入


 


中原中也第三十六次相亲失败了。


这回他必须得要一个满意的理由。


甜美可爱的Omega女性被逼至墙角,堪堪从身高一米六的alpha出乎意料的威压中透过气来,怯生生地道:“可,可是,您长得太像一个Omega了,而且比我们都好看……”


而且您现在壁咚我的时候,我们几乎是平视的——还是在我微微弯了弯膝盖的情况下。


港黑的前干部大人到底是一个绅士的Alpha,听完这番磕磕巴巴的实话后,仅仅是冷着脸把对方请出了门,还不忘叮嘱开车的部下将其安全地送回家。


可惜另一位现任干部那边就没办法这么简单地交代了。


 


“什么?她居然看不上我们家孩子!是哪个集团董事的女儿?天凉了,让他们破产吧。”


“大姐……”中原中也无奈道,“之前就说好了看双方意愿的,我们不能欺负人家。”“现在是你被欺负啊傻瓜!”尾崎红叶嗔怒道,“你说你到底哪里不好,那么多个Omega,怎么全都瞎了眼!”中原中也想起对方对自己的形容,深觉相亲大业无望,默默别过头嘟哝道:“也不一定非得是Omega啊……”


“什么?”尾崎红叶愣住了。


中原中也:“不您听错了我什么都没说。”


“原来中也是弯的吗?”


“都说了不是啦……”


尾崎红叶一把抱住他:“对不起,都是大姐的错,是大姐没早点意识到,你一个人承担着这一切很辛苦吧……放心,出柜没什么可羞愧的,大姐这就去帮你选选合适的优质Alpha!”


“等等,大姐——”


中原中也收回尔康手。


哦吼,完蛋。


——这下整个港黑都要以为他是弯的了。


没几秒尾崎红叶又打了电话过来:“中也,你喜欢男性alpha还是女性alpha?是男性的话要攻还是要受?”


中原中也捏爆了手机。


 


“顺其自然啦中也先生,有句话怎么说来着,是alpha就该干alpha,只要是上面那个就好啦。况且你这不是找不到合适的Omega嘛。”喝酒的时候立原道造劝说道。


中原中也又闷闷地灌了一大口酒。


广津老爷子拍了拍他的肩,同情地叹了口气:“说来真是不公平,以前港黑也有两个alpha干部,一个体术极差性格恶劣,偏偏模样好嘴巴又甜,勾引Omega小姑娘却只是为了殉情;另一个倒是成熟可靠的很,可惜人生重心直接跃过了另一半,全都放在了收养小孩上。”这下不仅中原中也抬起了头,立原道造也长大了嘴——他们可从没听说过这两人的存在。旁边芥川龙之介低咳了几声,老爷子会意,立即岔开了话题:“很久之前的事了,不提也罢。”中原中也注意到芥川覆在杯子的手背上有几道醒目的红痕,皱了皱眉:“谁弄的,是什么棘手的敌人吗?”芥川用罗生门将伤口包裹起来,摇了摇头,淡淡道:“被猫抓的。”


一只凶了点的大猫而已。老虎也算猫吧……大概。


芥川?猫?中原中也的疑虑更重了:“有困难尽管说,虽然我现在不是干部了,帮你收拾几个不长眼的家伙还不成问题。”芥川本就苍白的脸色更白了:“真的没事,中也先生。”


笑话,为了最后一袋限量版红豆饼和陌生人大打出手的事怎么说得出口。


“芥川君说没事,那就一定没事,他做干部也有一段时间了,中也殿,您就相信他的能力吧。”广津道。“我不是不相信他……”中原中也垂下头,将杯中酒液一饮而尽。


我只是不甘心,不甘心自己就这么隐身幕后,不能站在应敌的前线保护你们。


一杯又一杯。


朦朦胧胧的,手被握住了,耳边传来了这样的话语:“别喝太多了,中也殿,你的伤还没好透……”酒精上头,身体微热,心里无端的烦躁。他摆了摆手:“没事,我去洗把脸。”脑袋昏昏沉沉的,脚步虚浮,走一步都费力。所幸身后伙伴了解他脾性,知道他此刻倔强,只是目送着他走远,并不来扶。


 


中原中也双手撑着洗手台,沉默地望着镜子里的自己。酒精好像还在作用。


看不清。


什么都想不明白。


他知道红叶为他好,大家都想为他早点找个安稳归宿,可他觉得那种平淡的幸福毫无意义。港黑的相救和养育之恩,他认为自己需要用一生去偿还。可是,如果那是大家的愿望的话……


“啊呀,Omega在这种地方喝得烂醉可是很危险的哦。”


轻佻而富有磁性的男声。


中原中也回过头,对上了一双漂亮的鸢色桃花眸——是一个身着驼色风衣的男性Alpha——他的身上有着淡淡的柏图斯红酒味。不,不太一样……真烦人啊,怎么会有人信息素是这种味道……好想多闻一些……


越来越不清醒了。明明以前喝那么多也不会醉。


太宰治不得不扶住这个险些撞进自己怀里的“Omega”,那双湛蓝得没有一丝杂质的倒映着自己的脸庞,灯光映入如星辰在闪烁。


他不知道自己信息素的味道,对面前的人而言是多么致命的诱惑。


“是你的话,也不是不可以……”


太宰治听到这句不明所以的发言,心想这Omega真的是醉了,得赶紧丢给他自己在外面的同伴,省得织田作和国木田在他耳边双重唠叨,抱怨他不符合武侦健康向上的ABO价值观。


啧,好看倒是他见过最好看的,难得的对胃口。


最好看的“Omega”噙着醉意笑了笑,环上他的脖子凑到他耳边,轻声道:“要做吗?”


灼热的呼吸轻拂过微凉的肌肤。


咔嚓。


脑海里某根弦断掉了。


让健康向上的ABO价值观见鬼去吧。太宰治面无表情地想。


 


然而到了床上被死死压在身下无法挣脱的时候,他才知道对方根本不是什么温香软玉的Omega,手一摸颈边一片光洁连条凸出的腺体都没有,再加上那铺天盖地凌冽的深海味信息素,分明是个真的不能再真的alpha——还是个处在发情期的alpha!


但幸运的是,这个alpha只是骑在他身上吻了吻他的额头,就困惑地坐在那一动不动了。


太宰治蓦然有了一个大胆的想法。


“你……是不是第一次,不知道怎么做?”


中原中也诚实地点点头。


太宰治扬起嘴角——没差,不过是送上门来的Omega变成Alpha了而已,好看就行。


“我教你。”他说。


小腿使了个巧劲,两人的位置顿时翻转。中原中也的神智尚不清醒,他望了望天花板,又看了看太宰治,疑惑地歪了下脑袋:“他们跟我说要在上面。”


那幅毫无防备的样子让太宰治的心微微一动。


他吻了吻中原中也的唇,柔声道:“交给我就好,会让你在上面的。”


一把火烧到了脑海,中原中也已无暇考虑这是否是自己初吻的问题,发情期的Alpha紧紧扣住身前人的脑袋,一个主动的深吻默许了一切。


耐心的扩张之后,他们的身体无比契合,宛如天造地设。


 


晨光初露,太宰治手指拂过枕边alpha长长的眼睫,难得起了些温柔的心思。


——这一定是上天赐予他最适合的殉情人选了。


“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


对方困得几乎睁不开眼,含糊不清地吐了几个字:“……原……也。”


“什么?”太宰治凑近他。


“中原中也。”小矮子不耐烦地回了句,翻过身安稳睡去。


留下一个五雷轰顶的太宰治。


中原中也?!他睡了港黑大名鼎鼎的前干部中原中也?!


一万头草泥马在太宰治心头奔腾而过,甚至手拉手唱起了难忘今宵。


 


太宰治成为港黑历史上最年轻干部的第一天,同为干部的织田作找到他,先是真诚地祝贺他升迁,然后真诚地表达了自己想要跳槽去武侦的想法。他说孩子们都到了要上学的年龄,他不能再过这种刀尖上舔血不见光明的日子,而且港黑工作量太大,他都没有时间陪孩子们好好说话,这样下去孩子们到了青春期会很容易出现心理问题。


那一刻的太宰治也如五雷轰顶。


前几天安吾才跳槽去了政府部门,现在织田作也跳槽的话,岂不意味着工作都落到他头上?而自己的小徒弟已经被压榨到不能再压榨了。


会过劳死的,绝对会过劳死的。


于是他一把揪住织田作衣袖:“武侦还缺人吗?带我一个。”让森先生自己凉凉。


五大干部缺一又跑两,森鸥外的发际线因此疯狂后移。


他明里暗里使了不少手段逼两人回去,后来太宰治懒得再和他博弈,到福泽谕吉那添油加醋地抱怨了几句,社长大人立刻就抱着刀出了门,隔天早上回来淡淡道,解决了,他说这辈子都不想再看到你。


鬼知道这两个首领那天晚上都做了些什么py交易。


总之从此以后井水不犯河水,他不能再惹老狐狸。


 


然而他现在睡了老狐狸最得意的手下。


中原中也他当然听说过,不仅是继织田作之后的最强战力,还是整个港黑的团宠,森鸥外器重他,红叶疼他,部下们爱戴他,虽然不知道为什么退休了,港黑不仅留着他,还到处搜罗Omega跟他相亲。


太宰治越想越心惊,光速穿好衣服就要跑路。


“中也先生,您是在这里吗?”门外传来了熟悉的声音。


我靠这不是广津老爷子吗?!


见没有回应,敲门声越来越急,中原中也眼皮动了动,似是醒来的预兆。


太宰治后退一步,一瞥窗边福至心灵地想到这是二楼。


房门被撞开的那一刻,他正好从窗口跳了下去,成功跑路。


可惜就算他化成灰,广津都能认出来那个当年给自己这把老骨头平添了双倍工作量的背影。


但这不是最重要的。


老爷子望着刚被惊醒一脸状况外脖颈一片青紫吻痕的中原中也,沉默。


该怎么告诉红叶大人这一惨痛的事实才不会被夜叉捅呢?


 


福泽谕吉接到政府委托,指名要他带着国木田、织田作和与谢野前去护卫。前去的路上几人还在疑惑,到底是谁值得他们动这么大的排场。


直到他们见到了坐在沙发上勾着半真半假笑意的森鸥外。


除了国木田,其他三人几乎立刻异口同声:“你把侦探社怎么了!”


之前从未见过森鸥外的国木田:“???”


“别慌,助攻而已,”老狐狸笑眯眯地道,“当然了,我从不做赔本生意。”


与此同时,整个侦探社被黑手党重重包围,一颗柠檬炸弹炸开了门,身裹黑色风衣的芥川龙之介率着众人闯了进来。中岛敦辨清来人,当即大喊一声:“卧槽你不是那天跟我抢限量版红豆饼的罗生萌(没错我是故意的)吗!”


“是芥川龙之介!”黑衣少年吼了回去,瞥了眼从沙发上一跃而起的太宰治,一声令下,“动手,抓活的,也别把其他人弄死了。”


罗生门将四面墙壁重重覆盖,房间顿时陷入一片黑暗,只听得一片混乱的争斗之声。


突然一个冰冰凉凉的东西架上了脖颈——“跟我们走一趟吧,太宰先生。”芥川银甜美的声音在耳畔响起。


太宰治:“……”


他实在低估了中原中也在港黑的地位,这么多年老狐狸没舍得动他一根手指头,却为了那个小矮子如此大张旗鼓地把他绑回去。


AA有风险,约炮需谨慎。


 


太宰治被锁在行刑队负责拷问的地下室。


芥川二话不说先往他脸上狠狠揍了一拳。太宰治吐出一口血,安慰自己道,应该的应该的,是得要发泄一下被无良老师甩锅工作后的深仇重怨。


然而芥川打完后,只是面无表情地看了广津柳浪一眼,像是在征询意见。“看起来还不够惨。”广津柳浪评价说。于是芥川又控制好力道端端正正给了太宰治胸口一拳。


再次咳出一大口血的太宰治:“……”


“大姐,你带我来这里做什么?”


太宰治闻声抬起头,看到中原中也被尾崎红叶领了进来。“那天那个……人,我们帮你抓到了。你气还没消的话,可以自己动手揍他一顿。”尾崎红叶道。


太宰治险些又是一口老血——大姐,我也是你养大的,偏心可不可以不要这么明显!


然而所有人都装作不认识他的样子。


中原中也在他身前站定,仔细端详了那张脸片刻。“不是他。”广津柳浪提醒道:“您再仔细看看?”“真的不是,我不会看错的。”


在场所有人:“……?”


广津柳浪:老夫特么也绝对不会看错啊!


“放了他吧。”中原中也淡淡说了声,背过身离开了。


 


走出港黑大门的那一刻,太宰治还有点恍惚。这就……完事了?虽然他已经想好了七八种脱身的计策,但中原中也完完全全超出了他的预料之外。而且还说他没认错……


太宰治忽然有点莫名的不快。


明明之前那一晚,那个小矮子湛蓝的眸子里全是自己。


心不在焉地走过几条街,眼前蓦地出现了那个熟悉的身影。“喂。”中原中也套着黑色皮夹克,随意地倚在信号灯的灯杆旁,嘴里斜斜地叼了根烟。明明是无比放松的姿势,却扑面而来一股alpha威慑力十足的压迫感。


像是随时戒备着的,跃跃欲试的野兽。


太宰治自嘲地一笑,他之前是有多眼瞎,居然把这人误认为是一个柔弱的Omega。


“想起来了?”他问。


“太宰治,”中原中也吐出一口烟圈,将烟头踩在脚下,“我当然知道你。”


太宰治一愣。


中原中也笑了笑,即使是那笑容也带着金属般锋利的色泽:“不要小看港黑的前干部啊。”


有意思。太宰治回过神来,微微一笑。“那么,有何贵干?要我对你负责吗?”


“负责?上个床而已,谁在上谁在下凭的是个人本事,尽管你钻了我的空子,那也是你的本事。”


“但是啊,”中原中也走近他,食指比在太宰治前额如一把半扣扳机的枪,“谁干掉谁,那也是凭个人本事。放过你,是因为你是大姐他们的旧识,我不想让他们为难。以后见到我,有多远滚多远。”


他的声音冷冽,眼神也冷得渗人。


怪不得,怪不得。太宰治的嘴角愈发上扬,血液里一度沉寂的恶劣因子狂风般翻卷,若不是中原中也此刻认真得过分,他简直想大笑出声。


老狐狸手里最锋利的一把刀,果然很有意思。


如果把这把刀占为已有的话,他会露出什么样的神情呢?


 


“他是我教出来的学生,喜欢什么样的东西,我当然知道。”森鸥外抵开横在脖颈上的刀刃,笑道。福泽谕吉沉沉地望了他一眼,不动声色地开口:“他们的碰面也是你安排的?”“怎么可能,我不过顺水推舟罢了,这世上没有太宰君识不破的局。”


如果有,也只会是他的心甘情愿。


中原中也作为重力的操纵者,虽然可以作为横滨最强战力,但污浊的损耗实在太大,以至于他上一次强行清醒时受了重伤,不得不辞去干部一职,退居幕后休养。


污浊需要人间失格这一个开关。


“钟塔侍从那边也快动手了,你知道的,这一切都是为了‘三分构想’。你我皆可获益,没有任何一方受到损失。而且说起来,这一开始也是太宰君自己的过错。”


福泽谕吉垂眸,一个漂亮的反手归剑入鞘,算是默许。


“还有啊,你们侦探社那个人虎我看着也不错,和我们家芥川君挺有默契的,不如我们……”


福泽谕吉:“……”

不知说什么

如果爱是掠夺


我想要把你们都带进坟墓。




谢谢你们大家www


这一年遇见你们这一年认识你们这一年……我觉得是我最大的幸运和幸福。


黑羽雪茶颜伶丹给我的礼物、岛岛京京京葵葵大家给我的祝福!


还有红莲的情书炸鱼的文、鹤见茶颜君君夕玖帽子大家给我的画、还有聆聆的签绘!!!每一个都让我太幸福了!!


遇见大家真的太好了😭谢谢你们真的ww我想要爱你们更久更多直到死亡。


如果没有你们可能我不会在这里呆这么久、因为你们我才想要一直爱下去。

櫻桃、灰塵、椅子*

你说你会喜欢我到忘记彼此,那我告诉你可能你要喜欢我直到我把你带进坟墓。

多的话我不能说,留到你生辰那天我们慢慢说。


想了好久我觉得还是说出来、就像你给我看的文字工厂那样、「说话」并不是人们与生具来的能力或权利,而是必须购买文字,把它们吞下去,才能把想说的话表达出来。

所以每次开口的言语显得多么珍贵,珍贵的像是昙花一现抑或是夏至斜阳。其实很多时候很多情感没必要用语言去表达,因为人类啊最真诚的情感是言语无法描写的。


语言是沟通的必要元素,但语言也有其障碍和限制,真正传递情感的,有时并不是语言本身,而是语言背后的眼神、表情和真挚的情意。

所以我并不知道我能说什么、不过最近我心里蹦出一个词我觉得大概能描述我的情愫了吧……「幸福」、真是一个很好的词汇。能把所有爱意所有情感表现得淋漓尽致,介于我不会说话,那我只能诉说、遇见你我很幸福,你喜欢我我很幸福,喜欢你我也很幸福。

你说这样就算是传达到了吗?


如果当初我没有迈出那一步,我们是不是就真的擦肩而过。会相识吗会相遇吗?会有吸血鬼双生子这样的羁绊吗?会有大晚上连麦到五点的可能吗?会在一起谈天说地嬉笑吵嚷吗?

我恨我自己,恨我自己这样无知愚昧的不识相,恨我自己去做一个人类残渣那样四处吹捧的人。但我也想神明告诉我,这样究竟是对是错?这件事真的存在正确性吗?

我不知道……


所有的命运碰撞都只是因为一个小小的擦肩,细小到在宇宙面前只觉卑微。像是尘埃,感谢命运抓住了这粒沙子,把它放进我手里。

所以地球还是圆的,让我们相遇。


多的情愫怎么倾吐啊,真让人头大。

不想说什么狗屁天长地久的话语,说出口就像是个拙劣的玩笑一般。那就说希望能一直珍惜当下,然后希望地球一直都可以这样圆下去吧。

谢谢你www超爱你

紅蓮之女:



今夜是萬聖夜前夕,現在落地窗外是一片星火點點,城市還未陷入黑暗的沈睡魔咒中,天已經開始冷了,風從窗戶之間的縫隙吹進來,涼絲絲的,已是入冬之時,我看著窗外閃爍的霓虹,我的松柏樹在風中微微顫抖,啊,真像極了那個時候認識你的夜晚啊。




想來咱們認識了也過了快一年了,說實話我一直認為妳是很厲害的人,你總說自己不會畫畫不會寫文什麼都不會,是個平凡的人,就是個小話癆,但你不知道,你的嘮嗑總給我很大的力量;之前我們還不是很認識的時候,我只是個萌新,一個瞎寫文的辣雞寫手,那時候你給了我好多長評,給我許多讚美與肯定,對一個寫手來說,這是多麼珍貴的鼓勵,因為你,我才有動力完成那一篇連載,當時寫到中段我就想寫不下了、果然我還是無法駕馭長篇,但回去看你給我的評論,心裡想不行,還有人在等我,在期待著我,那是一種來自心底的動力,謝謝你,讓我有持之以恆繼續下去的力量;甚至到了現在,有時候單純跟你沙雕互罵、無事發病、或在群裡一起搞事,當天所有不快樂的事都顯得沒那麼難受了。




你總喜歡給人鼓勵,有人誤會你,說這樣挺人渣,對每個人都是讚美,我曾經也這麼認為,你的真心在哪裡呢?我很茫然,但我不覺得你人渣,我看的出來你的每字每句都是真誠;一段時間之前我和你說了心底話,說實話我還挺擔心你會生氣,但你說你給人讚美是想要給他們鼓勵,你希望你喜歡的每個人開開心心的,想要給他們肯定,讓他們知道他們是最好的,我想你應當是上帝派來的天使,只有天使才會這麼不遺餘力的愛世人,愛自己,愛全世界,你的本身是熾熱的火焰、清晨的第一道陽光、是世界最美好的萬物構成的,你應當是上帝吻過的孩子,是個非常好的人,若以花為名,天堂鳥,我想這是屬於你的花,我認為、不、你應當是這麼熱烈的花兒。




一年間我看過你平時聊天的嘮嗑、認真給我評論的勁兒、安慰我的竭盡全力、喝醉的傻樣、與我鬥嘴的俏皮以及愛人的樣子,我們平時不對對方說愛,翻開聊天紀錄一定滿是沙雕,我們總愛給對方取奇怪的綽號,互相玩笑般的互懟,你不知道我有多喜歡你,因為那是文字難以表達的,像是蒙娜麗莎的朦朧,柏拉圖的方程式,是的,愛是非常抽象的事物。但我能跟你說我能喜歡你很久很久,久到我們有一天將對方遺忘之時,噢不,不會忘的,重要之人的記憶會潛藏在我們腦子深處,幸運的話我希望它們能伴我入土,而我,現在只想對你說,認識你真是太好了,我的好沙雕,好塑料姐妹,好凜。






生日快樂啊


我的狗凜/瘋凜/范凜 @りん🍎 




*取自法國文學《文字工廠》,我愛你啊